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核心,不僅僅只是數字技術,更要聯接人和業務

分享到:


時間:  2020-05-27 瀏覽人數:  0

摘要:

  一、什么是數字化轉型?

  數字化轉型就是利用數字化技術(如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來推動企業組織轉變業務模式,組織架構,企業文化等的變革措施,如衍生出的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概念。

  數字化轉型是個和大數據一樣,是個有點大有點虛的概念,映射到直接落地,相對接地氣的概念就是數據化管理,也是當下很多企業正在實施的措施。

  諸如企業的財務、銷售、市場等業務自身就帶有強烈的數據分析需求,領導也厭倦了查看一沓沓報表,更希望看到結論化的數據。如果說運用到個人或是某一個問題的叫數據分析,那么投入到企業的業務層面用于輔助管理產生效益的則可稱為數據化管理。

  回顧若干年前,企業做信息化總結起來就是實施ERP系統,財務系統,人力資源系統,客戶關系管理(CRM)系統等等。這些信息化的項目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把企業的組織架構,業務流程,運營模式等通過軟件系統的形式固化下來,這樣企業相關的員工,物料,設備,資金等要素就圍繞固化好的軟件系統運轉。如果企業管理人員發現現有軟件系統不適用現在的業務,就會實施流程變革等措施來優化現有的軟件系統,所以信息化更多的是支持業務。

  企業實施信息化后,企業相關的人,物料,設備,資金等要素就圍繞固化好的軟件系統運轉,但是這些要素在企業日常運營過程中實際運行情況是怎樣的,企業并不十分清楚,企業并沒有一個系統能實時抓取并可視化企業日常運營全景,比如客戶購買企業的產品和服務后的使用情況、市場的變化情況、工廠流水線的運行情況、供應鏈的運轉情況等。如果需要這些數據,大都需要通過人力來統計,做各種報表,費時費力,且不一定能保證數據的準確性。

  數字(據)化就是要通過收集企業日常運營的數據,客戶使用產品服務的數據,市場行業,趨勢等等數據,形成企業日常運營的全景圖,反映到產品研發、服務流程改善、精準營銷、銷售模式升級、優化庫存等業務的改進上來。

  二、疫情加快企業數字化轉型速度

  新冠肺炎疫情給我們帶來最大挑戰是如何面對不確定性。疫情帶來我們最大的挑戰在于未知所帶來的不確定性。人們缺乏對病毒傳播規律、患者識別、治療方法規律的認知,病毒從哪里來?是否會變異?存活多長時間?毒性大???病毒潛伏時間到底多長?有多少種傳播途徑?如何準確識別患者?核酸檢測+高燒+CT影像+臨床判斷的標準是否客觀全面?中藥、西藥、血漿治療是否有效?能不能復工?什么時間復工?面對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人們如何進行決策?

  企業數字化轉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企業面臨著如何在不確定性的世界中進行決策。企業是配置資源的組織、機器,市場可以配置資源、政府可以配置資源、企業可以配置資源。金融危機時候,一家鋼鐵企業的董事長說,鐵礦石等原材料價格在劇烈波動,鋼鐵成品價格每天也在波動,這時候企業接到了一個大訂單,企業要不要接這個訂單,能不能盈利,能不能按時交貨?美妝行業如何及早發現客戶需求,何時上市,在什么渠道發售,如何精準找到目標用戶,如何讓用戶持續回購?服裝行業如何預測下一季的暢銷款,何時備料,是否要補貨,如何定價,何時清庫存?這些都是企業所面臨的不確定性問題。

  這次疫情是對企業數字化轉型進程的一次檢閱。前幾天新商業學堂的良品鋪子、紅蜻蜓、林清軒幾位企業家介紹了自己應對疫情的舉措,企業家們在逆境中找到突破口,也體現了數字化轉型的核心要素,即意識+平臺+工具+組織。企業要有數字化轉型的意識,要樹立以消費者運營為核心的理念,樹立全渠道營銷、線上線下融合、數字驅動等新理念;企業能夠有效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在于業務云化,在于搭建了數據中臺、業務中臺;企業還要有釘釘這樣的數字化工具;需要實現組織在線、協同在線,需要營造自組織涌現的機制。

  三、“數字化的核心,不僅僅只是數字技術,更要聯接人和業務”

  事實上,真正的數字化轉型需要從根本上重新考慮業務模型和流程,而不僅僅是在現有模型中添加更多數字技術。

  IDC中國副總裁兼首席分析師武連峰認為,人是抗擊疫情實施數字化轉型的核心要素,數字化轉型的理念核心則是要發揮人機協同的價值,用技術賦能員工,強化人與機器的協同。

  如在此次疫情期間,通過AI對疑似患者肺部CT影像進行病灶多維分析并自動生成報告幫助快速實現新冠肺炎的診斷。

  或通過利用人臉識別和熱成像智能測溫為機場、 車站、地鐵、學校、樓宇等多場景下實現非接觸式篩查。

  IDC預測,到 2021 年,這種"數字化員工"的貢獻將增加35%,因為更多的任務是自動化的,并通過技術(包括人工智能、 機器人、AR/VR 和智能過程自動化)進行增強。

  薛浩認為,安全可信、穩定可靠則是數字化協同的第一要務,采用在線化的數字化工作方式后,企業的數據安全、隨時在線的可靠聯接是每個企業首要關注點;其次業務要“聯接”起來,要打穿到生產、研發、供應、銷售等各個業務流程,才能真正提升企業效率?,F在智能終端的發展也很好地解決了地域限制的問題,從移動、桌面辦公到線下會議室,必須有效結合起來,服務隨人走,實現全場景無縫體驗是關鍵。

  在何振紅看來,線上辦公只是解決了公司內部的流程問題,真正決定一個公司工作模式的應是業務模式,這是工作模式的決定因素,而業務模式的線上化,才是數字化真正前進的第一步。

  比如疫情期間有董事長、總裁通過線上直播帶貨,這改變了公司與客戶、供應鏈、物流,以及營銷、生態圈之間的關系鏈。

  更深一步,這個關系鏈也會從to C延伸到to B,進而影響生產端,以及研發和原材料,源于to B的改革比to C的改革更復雜,也更加深刻,它對經濟的推動作用是非常大的。


乐十分开奖查询